哈舒吉案的川普策略与困境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几天我看见了一篇《华盛顿邮报l特朗普的危险信号》一文,这篇文章危言耸听引用弗雷德瑞恩所言“只要谁将大把金钱放到总统面前,谁就可以杀人”,浓墨重彩渲染了川普“洗白沙特王储”为全球暴君传递的危险信号。

大概是在前天(11月22日),我看见一位铁杆川粉作家撰文《贵在坚持贵在行动》,她用了一句“这就是TMD的国际政治”,表达了对川普抹稀泥式处理哈舒吉案的强烈不满。连她都不满了,看来不满的人已经建制成型了。

就在昨天晚上,我又看见网易客户端文章《21名嫌疑人成替罪羊,美查出哈舒吉案主使,沙特为保王储放狠话》。文中引用外媒11月22日报道说,“沙特外长表示,一切要求将王储为记者哈舒吉命案负责的言论都是踩红线,不会容忍贬斥王储的谈论内容”。很显然,沙特已经退无可退开始耍横了。一切难题都交给了川普。

川普究竟该如何处理哈舒吉案?哈舒吉是持有美国绿卡的公民,在美国价值观和重振美国繁荣之间,究竟孰该优先?这是摆在川普面前的棘手选择。CIA的调查结论在那摆着,全世界人民在看着,国会两党在盯着,埃尔多安在催着,沙特王室在等着,隔岸观火坐看尴尬的大国在睥睨着。

其实我曾经对川普也很不满过,原因就在今年六月新加坡的川金会,以我急躁的个性,我总觉得川普对待朝核问题太不给力了。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似乎又很理解了川普拿捏格局的思维个性。

虽然川普是一个商人,但他是一个美国商人,与中国商人的概念格格不入。因为美国商人,首先是人尔后才是商人。但川普毕竟是一个商人,尽管做了总统,川普脑子里也逃不开成本收益的计算习惯。更重要的是,川普要兑现他的竞选承诺“美国优先,重振繁荣”,这是他处理总统事务的政治路线。简单说,川普的执政思路就是,在坚持美国价值观不受损的前提下尽量为美国繁荣捞好处。

川普是如何践行他的竞选承诺呢?

很显然,在他看来战争是不可取的,这一点大大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看起来疯疯癫癫,有时嘴巴也跑火车,台面上也敢意气用事甩人耳光,我们满以为川普上来会处处点燃战火的峰烟,但他使用战争的谨慎性远远超过了历任总统。即便是教训叙利亚这种用化武残杀平民的流氓行径,发多少导弹似乎是他数过的一样,只发59枚就不发60枚。无论是伊核还是朝核,迄今为止,川普都没有动用战争的任何迹象。从这一点看,谁还说川普没有理性智慧,那真该吃药了。

川普的思路很简单,那就是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收益。于是,川普一上台就祭起了两种手段:一手将合作玩到极致,一手将制裁玩到极限。什么意思呢?无论针对敌国还是盟友,只要能有合作的机会,川普坚决不放弃。譬如解决难缠的朝核问题,只要还有一丝合作的可能国家,他和他的白宫小伙伴都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而毫不犹豫。同时,针对不友好国家或机构的制裁,川普也毫不手软,为达目的他会使出浑身解数将制裁进行到底,譬如对伊朗和对俄罗斯。真可谓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川普面对朝核困境,一方面全面制裁朝鲜绝不松口,但另一方面又从多维度努力将朝鲜死死按在谈判桌上。看着看着小金有点兜不住想黑脸了,川普就在推特上说“我很喜欢他,我一直都相信他”。搞得小金左右为难。想黑脸,川普说“这是最好的机会”;想继续谈,但制裁得小金踹不过气来。我相信,如果其它相关国家愿意配合川普对朝战略,朝核问题的解决指日可待。

在对待中美关系问题上,川普更是贼得让人不堪忍睹。明明已经全面摊牌,但川普自始至终都给合作谈判留了一丝缝隙。川普为了实现“有成效重结果”的战略,他不断让彭斯充当急先锋做恶人,而他自己还是可以偶尔打打电话缓解一下压力升起一丝希望,但他在原则问题上却不让步一寸,而川普的原则给得非常清晰毫不含糊。

就目前而言,川普的两手抓策略处理与美国矛盾国的关系都非常成功,至少让我们看得见川普握稳了斗争的主动权。然而,面对沙特这个老牌盟国的哈舒吉案,川普就感到十分为难。难点有三:

一是沙特不同于其他与美国的敌对国,譬如不同于朝伊叙。沙特虽然也是一个对内十分糟糕的国家,但沙特毕竟从不威胁地区和世界和平,沙特在外交上始终站在美国一方,在反叙反恐上也是真金白银的投入支持。这对于美国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中东乱局和阿拉伯问题来说,沙特有着以色列都难以替代的地缘政治盟友意义。无论如何,因为哈舒吉案就断了沙特这根不可或缺的弦,这对于川普和整个美国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

二是从经济利益上讲,沙特是美国少有顺差贸易国的中流砥柱。每年度数百乃至上千亿的军火和重装商品的交易,这对于川普来说可以解决至少50万以上的国内就业瓶颈,沙特也是重振美国繁荣的主要贡献国之一。哈舒吉案是人权问题,但50万的美国国内就业也是人权问题啊。因此,不能说川普不放弃贸易大单就是无视人权。

三是川普家族的私人情感难以对沙特王室和王储黑脸。这一点对于大多数政治正确的童鞋来说很难理解,但总统也是人。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沙特国王和沙特王储虽然很坏,但与美国的关系绝没有阳奉阴违的虚伪,王储萨勒曼访美半个月与川普家族和美国政商的交往并没有可以挑剔的瑕疵,从人伦角度要让川普突然以总统身份大义灭亲,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挑战。

根据上述三大难处,对待哈舒吉案,川普不可能像对待朝伊关系一样对待沙特,一手抓合作到极致,一手抓制裁雷霆万钧制裁到极限,沙特毕竟不是美国和其盟友的威胁。

既然川普如此难办,是不是就没有办法维护美国价值观为哈舒吉找回正义呢?当然不是,其实美国有多种选择,但不能让川普去选择,也就是说在如何追责沙特王储问题上不能让川普去做“恶人”。譬如,像制裁中兴,川普一直都在做好人,但并没有影响中兴受到应有惩罚。

既然美国国会两党和以华盛顿邮报领衔的主流媒体都要求追责王储,川普可以不提案,但国会可以提案表决,总统也最多只能否决一次,国会依然有权表决成功达到目的。如此这般,川普有了自己的台阶,既不影响美国经济利益,美国价值观也得到了有效维护,既为哈舒吉伸张了正义,始作俑者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待遇。同时,又维护和延续了川普两手抓两手都很硬的一贯对外策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ctions

Shows

Local News

Tools

About Us

Follow Us

跳至工具栏